正在阅读:江苏邳州六旬农妇稀里糊涂担保百万贷款 发放过程令人费解
分享文章
分享到: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邳州城事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江苏邳州六旬农妇稀里糊涂担保百万贷款 发放过程令人费解

原创 huinet2021/02/06 11:46:02 发布 来源: 作者: 2030 阅读 0 评论 2 点赞

1月中旬,邳州市炮车镇宋圩村61岁村民纪秀珍向本报读者热线(025—84701119)反映:自己身有残疾且不识字,1月6日去邳州农村商业银行炮车支行取钱时,被告知银行卡里7000元被冻结,之前卡里17000元已被强行划走。银行说,因她为别人担保100万元贷款逾期未还,要负连带责任。“我残疾不能干活,靠家人养活,又不识字,连名字都写不全,咋会给人家担保100万元贷款?”她哭诉道。

名字都不会写,如何在合同上签字?

1月24日,记者来到炮车镇宋圩村纪秀珍家。她向记者讲述了1月6日以来的遭遇。

从炮车支行回到家,纪秀珍立即给在常州打工的儿子阎超打电话。1月7日,阎超同父亲立即请假赶回老家,并于次日上午到炮车支行问个究竟。柜员说:“纪秀珍担保的贷款,是邳州市农商行直接放的,支行不清楚。”

阎超父子忙驱车到市农商行,要求查看贷款合同。工作人员只出示一份2017年2月28日《借款申请人、担保人诚信声明》——只见打印的格式条款下方,贷款人为宋伯河,4位担保人签名中,确有纪秀珍名字和手印。

“我妈字都不会写!”阎超一眼就认出签名不对,并当场要求出示当年签合同时的录音录像资料。工作人员告诉他:“我们银行已申请邳州法院强制执行。如查看贷款合同,自己去向法院申请。”

阎超父子不服,双方争执起来。这时,银行资产经营部总经理姬祥闻讯赶来,先说“当事人签字就具有法律效力,银行强行划钱没错”,接着又表示,“下周带人到纪秀珍家核实情况,并在银行内部自查。”

1月11日,姬祥带人到纪秀珍家中核查情况。这时,阎超父子才得知,去年下半年,邳州法院曾给纪秀珍寄过传票。不识字的纪秀珍托人把邮件转给宋伯河,根本不知道邳州农商行把她给告了。

了解情况后,市农商行立即向市法院撤回对纪秀珍强制执行申请。1月14日,纪秀珍银行账户解冻,被划走的17000元也如数归还。但市农商行始终没出示那份神秘的贷款合同。

在家人帮助下,纪秀珍终于想起2017年的“一件蹊跷事”。她于2011年前后,就在原村支书宋伯河开办的徐州旭光石英制品制造厂打工,因企业招用残疾人可以减免税。后来,宋伯河企业经营不善,欠下几百万元贷款还不上,人跑了、厂也关了,纪秀珍就“失业”回家。

2017年初的一天,久不露面的宋伯河突然登门,并让她上了停在门口的轿车,把她拉到原工厂门口,掏出一张纸说:“马上复产了,上班人要签名。”“我说不会写名字。宋伯河就在一张纸上写下我的名字,让我一笔一画照着描。哪知道以后会祸从天降?”说着,纪秀珍眼圈又红了。

记者在村里走访得知,至少5户村民有和纪秀珍类似遭遇,都被乡里乡亲的宋伯河骗了,稀里糊涂签名,如今要负总额100多万元贷款担保的连带责任。57岁村民陈国亮和他弟弟陈国栋告诉记者,他俩只读过小学,因为轻信,替宋伯河个人担保20万元贷款,目前也面临连带责任。

据了解,宋伯河2016年就被邳州法院列为失信人员。

追加农民担保人,为了监督企业?

1月26日上午,记者来到邳州农商行,想了解这几笔贷款的担保情况。保安联系行办公室朱主任。朱主任称现在不在单位,让记者下午两点再来。

下午两点,记者如约来到农商行门卫室。可下午保安已换人,历经1个多小时反复核查记者身份,直到3点28分,记者才被允许来到4楼会议室,见到行办公室朱主任和资产经营部总经理姬祥。

“这几户农民没什么财产,当年是如何成为担保人的?”面对记者询问,姬祥解释,纪秀珍连带担保的贷款是企业贷,并非个人贷款。“当初选择纪女士作为共同担保,是因为她身为厂里员工,我们需要有人能监督厂里的经营情况。”

“据纪秀珍说,当时工厂已停产,况且她不识字又是残疾人,哪有监督能力?”面对记者的问题,姬祥推说是企业问题,同银行无关。

“银行核查担保人没?当初放贷客户经理是谁?”对于这个问题,两位受访人员坚称:“不用查问,客户经理放贷手续齐全、完全合规!”姬祥说:“我们有100多名客户经理,涉及全市7万多信贷户,一时半会找不到。”

他辩解道:“商业银行对企业授信资质审查,一般要求有完整的财务报表、企业流水、社保缴纳、审计等多项材料,倘若全按照此类标准严格执行,小微企业将很难获得贷款。为了支持小微企业生存与发展,农商行采取准信用的方式,让企业获得贷款,因此需要追加担保。”

“追加担保可以,为什么追加的是农民,而且不提前告知?”记者接着问,邳州市法院民事判决书显示,宋伯河旭光石英公司这笔贷款用途是“借新还旧”,但在这笔贷款发放前,旭光石英已经两次因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”而成为失信被执行人。银行明知他是“老赖”,为何还要续贷?

姬祥透露,发放贷款时,宋伯河企业效益不错,有还款能力。让纪秀珍等人担保,是为了完善宋伯河的续贷手续。没想到,续贷后,宋伯河企业很快垮了,只能向担保人追责。

农民担保无钱还怎么办?姬祥称,“邳州经济总体较好,正常情况下打零工,收入也足够还款。”“就算没钱还,他们卖房、卖地也可以还得上。”一旁看手机的朱主任插话道。

农民为企业担保,是普遍现象?

1月27日,记者辗转找到邳州农商行原炮车支行客户经理曹诚。当年,正是他给宋伯河贷款20万元,宋伯河请陈国亮、陈国栋兄弟签字担保的。

“为什么追加无固定收入、财产不多的陈国亮兄弟等农民为贷款担保人?”记者问。

曹诚回答:“过去都是请公务员、教师作担保人,后来上面不让,现在基本请农民担保,‘穷人’做担保是普遍现象,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去陈国亮家考察评估过吗?”

曹诚回答:“每年要做几千万元贷款,具体记不清楚,也没来得及留下什么审核资料。”

“陈国亮兄弟还不上怎么办?”

“只要他俩签过字,还不上,自然会有法院找他。”曹诚说。

炮车支行旁的大卫烟酒超市老板告诉记者:“那个姓曹的以前在炮车支行干,后来办贷款出事,就被调到偏远的岱山(镇)支行了。”

农户为企业担保的比例有多大?农民担保人偿还能力差,会不会造成不良贷款率上升?姬祥介绍,邳州农商行以担保信用方式,取代早年的资产抵押等方式,降低了贷款获取门槛,受到企业欢迎,且不良贷款率并没上升。目前,监管部门容许涉农贷款不良贷款率为5%,而邳州农商行则控制在1%左右。

1月28日,阎超告诉记者,虽然母亲的钱要回来了,但母亲受到惊吓,高血压病也犯了。他希望为母亲等受骗担保的村民讨个说法。

陈国亮、陈国栋兄弟也收到市农商行20万元贷款的催交信息。他们曾去炮车支行索看合同原件,遭到拒绝。工作人员说,邳州农商行已把你们告了,你们等法院传票吧。(李晞 高启凡)


编辑: 王男

来源:新华日报


已有0人点赞
急聘工作

主编timg333.jpg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