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邳州资讯 / 走进邳州 / 正文

艺苑邳州●民间文学|王鹰起:有关陈楼镇的传说(五则)



王鹰起,男,徐州市作协会员,邳州市诗人协会副主席。历任乡村教师、镇政府公务员、市委组织部人才科长、市总工会副主席、纪检组长。目前在市委第一巡查组工作。先后在《人民日报》、《文汇报》、《新华日报》、《农民日报》、《双拥》、《徐州日报》等多家报刊发表文学、新闻等作品1000余篇,曾出版个人散文集《永远的纯真》一书。




新营村七十二眼古井的传说

王鹰起

 

陈楼镇的新营村境内,有神奇的七十二眼砖井。相传唐代薛仁贵征东时,此地为其中心营盘,故称“心营”,后演变为新营。当时薛仁贵亲自指挥部下挖井,只一个下午就挖凿了七十二眼砖井。薛仁贵部队撤离后,为了将来军队返回时再用,把七十二眼砖井全部用石板盖上。后来因年久失修,加之建房需要,有的已经干枯,大多数被填平了,现在只有极少数几眼井还能供人使用。


 


省城村的传说

   王鹰起

 

陈楼果园旁边,有一个美丽的村庄——省城村。这个村名的由来,还有一段美丽的传说呢。相传在元朝末年,沂州太守准备在此地筑城建省,谁知太守的想法被一位神仙得知,就在一天夜里,这位神仙开始备料、垒墙。接近五更时,城池已初具规模,就在即将竣工之际,从城北走出一个啼哭的女人,原来这女人是给丈夫喊魂来的。她这一来不要紧,惊起了四乡的家犬院禽,顿时四面八方都是鸡鸣狗叫声。本来那神仙是山中修行之人,既不能和人见面,又不能听狗叫。于是他一气之下将自己所建之城全部毁坏。天亮以后,城池的废墟堆成了一个方圆数百米、约几丈高的大土丘。后来人们逐渐迁徙到这块宝地定居,这就是今天的省城村。再后来,移居此地者纷至沓来,省城村实在容纳不下,只好到城北一块地安居乐业,这就是今天的城后村。由于那个妇女的出现,才使一座古城化为乌有,所以当地人非常忌讳早晨外出碰见妇女哭或撞上妇女小便。

 

 


吴庙村树结钟的传说

王鹰起

 

在陈楼北部的吴庙村,曾经出现过千古奇观:树能结钟。当地如今还流传着一句顺口溜:“从南京到北京,没见过吴庙树结钟。”吴庙村中在明朝天启年间建有一玄帝庙,并定于每年三月三那日开始,逢庙会十五天,据说十里八乡都到这里赶庙会。当时庙前有一口巨钟,据史料记载,大钟高两米左右,直径一米有余。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钟内慢慢长出一棵桑树来,其中有两莛桑枝从钟两耳孔直伸苍穹。也许这两枝桑条终于逃脱了巨钟压迫的缘故,不久竟疯长成碗口粗的桑树主干了,随着树的长高,钟也随之升离地面。每当树干摇曳,古钟也随着摇荡不己,宛如真的树上结钟一般。可惜的是这一奇特景观在抗战期间泯灭于枪林弹雨之中,成为陈楼乡人深深的遗憾!


 


张老庙的传说

王鹰起

    

邳州市陈楼镇有个张老庙,据说这座庙是为了纪念邳州的一个州官建造的。

    有一年,沂河发大水,汹涌的河水象发怒的雄狮,遍地狂吼,很快冲毁村庄,淹没了庄稼。当时邳州的州官张鹏根,眼看百姓生命财产被洪水夺走,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。他亲自带领官吏和百姓修埝堵口,运沙袋抢险。有一天下午,他正在河岸上观看水情,忽然看见河水里泛起一个水花,只见一条红色鱼一下子跳出水面,接连跳了三次,又听那鱼说:“要想得水安,淹死州官。”说罢,红鱼钻进水里去了。张鹏根一见干着急。他慢慢地琢磨红鱼的话,心想,治不了水,千万个百姓遭殃,我也无法回去复命。我死了如果真能使洪水退下,只死我一个人,却能救了千万人的生命,也是值得的。想到这里,他纵身跳进河水里,汹涌的浪花,立即卷走了他的生命。说也真怪,不一会儿,洪水真的下降了。这一带百姓的生命财产保住了。

    当地人们为感激这个父母官的恩德,就在沂河边修了一座庙,给张鹏根塑了金像。从此庙里终天香火不断地为他祷告,祈祷他早日上天成神。解放战争中,张老庙毁于战火,唯一的和尚李重俩也还俗了,但这个为民献身的州官还广为人们传诵着。

 



大孙古槐的传说

    王鹰起

 

在陈楼镇东部的大孙街中心,有一棵直径一米多的古槐,树身高九米左右,据说是清朝乾隆年间所栽。但如今树干仍然叶茂枝繁。每到冬季的晴日,古槐的树影就酷似那拄着拐杖的老寿星,它无形中成了大孙街古老的象征,人们都自觉地成为它的保护神,就是“文革大扫荡”时,也没人敢动它一片树叶,如今它已被市文化局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对象。





0
微信搜索 邳州在线 公众号,关注后即可获得邳州地区最新最及时的资讯!爆料、民生投诉、招聘、求职、信息发布请加小编QQ/微信 11041405(爆料有惊喜哦!)

下一篇:艺苑邳州●原创文学|王建:于无声处听惊雷 ——长篇纪实文学《燃烧的禹王山》序

上一篇:艺苑邳州●原创文学|郭红梅诗歌:我爱你——邳州(外四首)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