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邳州在线 > 邳州资讯 > 走进邳州 > 正文

艺苑邳州●原创文学|王建:于无声处听惊雷 ——长篇纪实文学《燃烧的禹王山》序




王建,国家一级作家(文学创作一级),高级编辑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作家协会理事,徐州市文联副主席,徐州市作家协会原主席。



于无声处听惊雷

——长篇纪实文学《燃烧的禹王山》序

王  建


阳春三月的夜晚,静谧而又有些沉闷。

翻阅着高福岗同志新近创作的长篇纪实文学《燃烧的禹王山》,不经意间已到了午夜时分。这时,户外风舞枝头“呜呜”作响,淅淅沥沥的细雨“滴滴嗒嗒”。继尔,几声清脆的春雷,滚滚而来,给我无眠的世界带来几分惊喜与振奋。由此,我不禁想起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诗文:心事浩茫连广宇,于无声处听惊雷。

当然,我不是把福岗同志的文学创作隐喻为一声“惊雷”。因为,作为江苏省作家协会的一名会员,他对文学创作的爱好与执着,熟悉他的人早有所知。他所创作的许多文学作品,也早已被广大读者和文学爱好者所喜闻乐见。比如中篇报告文学《光明的使者》、《伯父和他的两棵大榆树》、《黄老出山》、《古栗魂》和中篇小说《红坟》、《枯井》、《差别》以及长篇小说《樱花开了》等。

《燃烧的禹王山》讲述的是抗战初期,发生在邳州境内禹王山地区的一场阻击战。表面看来平淡无奇,因为在中国人民八年抗战的漫长岁月里,象禹王山阻击战这样的战斗、战场和战役枚不胜举、屡见不鲜。而这部作品的引人入胜在于:禹王山阵地上的六十军(滇军),不仅要用血肉之躯迎击着日军的机械化进犯,还要承受着徐州第五战区长官部所施加的种种不公。尽管李宗仁和白崇禧在六十军到来之际就信誓旦旦,向军长卢汉和184师师长张冲多次申明“大敌当前,大家都不要计较前嫌”;但在实际过程中,李宗仁特别是白崇禧对数年前滇军两次入桂作战,还是刻骨铭心、耿耿于怀。直至六十军三万五千多名官兵,在搏杀二十余天,连续遭受日军重创,造成一万八千多将士伤亡之后,才不得不加以反思:

台儿庄大捷后,敌军集结重兵,卷土重来,台儿庄告急。李宗仁求援,却一再向蒋介石恳求要驻防武汉的六十军驰援。这在当时本无可非议,养兵千日,用兵一时嘛。但按照蒋介石和军令部的命令,六十军本应在兰封(兰考)、民权一带集结待命,而在六十军的大队人马在兰封、民权还未下火车,即被李宗仁调往台儿庄以东防线。更为蹊跷的是,在没有交防的情况下,于学忠和汤恩伯两部守军早已后撤数十里,防线一下出现了大缺口,无疑成了“三百里防线”的风口浪尖。此时,虎视眈眈的日军有备而来、乘虚而入,六十军的先头部队立足未稳,就遭到了敌军的突然袭击,致使六十军183师杨宏光旅伊国华营当场阵亡五百多人。接着,六十军每天都要与敌军激战数次,几乎处于自顾不暇的境地,在这种战况下,竟还要六十军调出一个师去防守台儿庄。六十军后撤抢占禹王山之后,敌军如影随形,飞机大炮、坦克重兵,反复扰营、袭击阵地,六十军损失更加惨重。军长卢汉和参谋长赵锦雯几乎在绝望中多次请求休整、换防,可等到的不是军令部的“嘉奖鼓励”就是长官部的“继续坚持”。直至五月十六日,日军会攻徐州即将陷城,长官部人马准备向西南突围撤转,李宗仁还在命令卢汉率部赴徐州集结,任务是留守戍城……。

“为国而战,无怨无悔。”这是卢汉的心声。然而最让六十军寒心的是若干年以后,六十军的那段悲壮的历史,却被尘封,甚至被时光所抛弃。就我所知,在关于抗战的比较权威的史料上,有六十军浴血禹王山详细记载的几乎是微乎其微。《蒋介石大传》,《李宗仁自述》中没有,《国民党正面战场纪实》、《中日战争内幕全公开》中只言片语;就连轰动一时、震惊台海的电影《血战台儿庄》中,也只有一句台词:“和六十军有关!”

好在六十军禹王山生死抗日不是“伪史”,也不是“伪识”,而是铁证。不是“消极抗日”,也不是“蓝色抗日”;而是用血肉之躯捍卫着大运河防线、保卫着陇海铁路与徐州城。在此,高福岗同志除了那份对文学的爱好和环境因素的影响,能够站在民族责任的高度,穿透时光的云层,拂去历史的尘埃,用纪实文学的形式,将六十军那段惊天动地、壮烈凄婉的抗日场景展现在世人面前,实在是难能可贵的。

与小说的创作不同,纪实文学要受到时间、空间和真人、真事的限制。作者要对每一桩历史事件、每一个历史人物做出详尽的、客观的考索与探究。关于这一点,《燃烧的禹王山》其主要故事情节基本上达到了这个原则。

作品的时间跨度虽然只有二十六天的短暂时间,但所涉猎与展现的五十多个人物,却是个性鲜明、栩栩如生的,如李宗仁内心的复杂与宽厚、白崇禧的灵动与刁狡、孙连仲的忠厚与诚实、卢汉的大智若愚和张冲的足智多谋,以及郭子化的殚见洽闻和栗培元的温和与刚毅等,都成了作品中的人物亮点,对于作品中所讲述的一个个荡气回肠、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的动人故事,也成了整个作品的看点。如赵连长背着弟弟的骨灰在阵地上与敌拼杀、黄文欣血溅遗书和顾月明禹王山祭夫及卢汉撤转拜山等,无不让人扼腕叹息,潸然泪下。

一部文学作品的价值,永远与它给广大读者留下的思考和所提供的精神营养有关。高福岗同志的这部新作,在举国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日子里面世,其不同一般的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也便其义自现。但愿能给后世的人们以更多的战争真相揭示、更多的人物性格揭秘、更多的因果关系揭晓、更多的文学密码揭底……



 

长篇纪实文学《燃烧的禹王山》

内 容 提 要  

 

 台儿庄大捷后,日军再度集结坂垣、矶谷及刘黑七伪军各部卷土重来。古城徐州岌岌可危。

在李宗仁的急切求援中,蒋介石为他派来了国民革命军陆军60军(滇军)。但千里驰援的60军,在台儿庄以东的陈瓦房地区立足末稳,就遭受了敌军的连续突袭,当日即有千余名官兵为国捐躯。军长卢汉痛定思危断然采纳了所部184师师长张冲的主张:抢占禹王山,构筑大运河防线。

禹王山在台儿庄东南方向的邳县境内,大运河岸边。凭借这道天然屏障, 60军与敌进行了二十多天的生死拼杀,三次山头夺旗,终使防线固若金汤,受到了蒋介石的多次嘉奖。但60军损失惨重,参战的35123名官兵,伤亡者就达18844人。

其间,有邳县共产党员栗培元等抗日民众的鼎力支援,也不乏汉奸汪奉道之类的为虎作伥。同时,书中还讲述了李宗仁、白崇禧与滇军之间的那段情仇恩怨。

整部作品歌颂了中国人民团结一致、英勇不屈,共同抗日御辱的民族精神。战场、战局气势恢弘,故事情节起伏跌宕、壮烈凄婉、扣人心弦。


本刊下期开始将连载长篇纪实文学《燃烧的禹王山》,敬请关注。



0
微信搜索 邳州在线 公众号,关注后即可获得邳州地区最新最及时的资讯!爆料、民生投诉、招聘、求职、信息发布请加小编QQ/微信 11041405(爆料有惊喜哦!)

下一篇:艺苑邳州·原创文学︱崔敬之诗文七首(篇)

上一篇:艺苑邳州●民间文学|王鹰起:有关陈楼镇的传说(五则)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